秋收起义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5月21日,军阀许克祥在长沙实行反共大屠杀,制造了马日事变。7月15日,汪精卫在武汉公开叛变革命,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
  1927年6月5日,许克祥军队进犯萍乡,萍乡的土豪劣绅乘机捣毁民众团体,杀害革命同志,制造了六五事变。土豪劣绅还纠集反革命武装,欺骗并胁迫数万农民围攻安源。安源工人在总指挥程昌仁的率领下,奋战七天七夜,粉碎了敌人的进攻。
在一片白色恐怖下,1927年7月中共安源地委改为特区委,不久改为安源市委,蔡以忱任书记。
  为保存安源党、团、工会组织及革命武装力量,中共湖南省委为安源制定了“表面虽极端灰色,内部则招兵买马,积草囤粮,以图到时一用”的正确策略。在这一策略的指导下,安源的党员发展到七百人,工会仍然公开活动,矿警队被我党所完全掌握。
  从1926年起,安源党组织就选派党员、团员秘密打入矿警队,从事革命工作,改造这支为矿局服务的武装。杨士杰就是在这个时期打进矿警队的中共党员,他参加了1927年的秋收起义,1928年在萍乡坚持开展游击战时不幸被捕,在狱中受尽各种酷刑的折磨,仍坚贞不屈,最后壮烈牺牲。8月底,萍乡、安福、莲花、醴陵、衡山等地的农军纷纷来到安源集结待命。一时安源成为湘东赣西的革命大本营,为举行秋收起义准备武装力量。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批判了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决定在湘、鄂、赣、粤四省举行秋收暴动,制定了四省秋收暴动大纲。遵照中央指示, 8月30日,中共湖南省委常委会议决定毛泽东任起义的党的前敌委员会书记、工农革命军师长,赴前线组织军队和前敌委员会。
  1927年9月初,在一片白色恐怖笼罩之下,毛泽东来到安源,在张家湾主持召开了有起义地区党的负责人和军事负责人参加的秋收起义军事会议和第一次前敌委员会议。会议讨论了湘赣连界各县秋收起义的军事以及农民暴动的布置,成立了党的前敌委员会,确定了军事行动和工农暴动的具体方案,以及暴动的日期,决定将驻安源、修水、铜鼓的部队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四个团。参加会议的有中共安源市委书记蔡以忱、委员宁迪卿、杨竣,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安福农军负责人王新亚等。
秋收起义会议是中国工人运动同农民运动、武装斗争三者开始紧密结合的标志。它确定组建的军队首次用共产党的旗帜相号召组成的,是共产党完全拥有领导权和指挥权的第一支新型的工农革命军队。这次会议也是毛泽东亲自组织、领导和指挥新型人民军队的开始。工农革命军由此成为工农红军的前身。
  1927年9月5日凌晨,安源党组织领导工人果断处决了警队中八名企图叛变的反动军官,随即宣布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二团由安源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萍乡、醴陵、安福、莲花、衡山等地的农民自卫军组成,、约2000人。秋收起义中安源首先举起工农革命军的旗帜。
  9月7日,驻铜鼓的工农武装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9月8日驻修水的部队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1927年9月9日,著名的秋收起义爆发了。铁路工人开始破坏粤汉铁路和株萍铁路,截断敌人的交通。
  9月11日,第二团从安源张公祠出发,进攻萍乡县城。9月11日和12日凌晨,二团两次攻打萍乡县城的战斗,由于攻城部队过早暴露目标,敌军临时增援,二团及时调整战略放弃进攻萍乡,转攻湖南醴陵。12日上午,先头部队在萍乡老关车站消灭敌人一个排,缴枪十余枝。下午,二团在醴陵农民军的配合下,一举攻克醴陵县城,缴枪七、八十枝,打开监狱,救出革命同志一百多名,成立了醴陵县工农革命委员会,这也是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中建立的唯一的县级革命政权。9月16日,二团顺利攻克浏阳县城。9月17日早晨遭到数倍敌人的包围,二团在突围中时伤亡较大,成分散状态,于19日,与其他的秋收起义部队在浏阳文家市会师。21日,根据前敌委员会决定,放弃攻打长沙的原计划,转向萍乡方向退却。25日清晨,起义部队在萍乡东面的芦溪遭到敌人伏击,在这紧急时刻,起义部队总指挥卢德铭挺身而出,率领一个连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转移时,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2岁。
  1927年12月,《中共中央致湖南省委信》中高度评价安源工人在秋收起义中的作用:“秋暴的事实已告诉我们,攻打萍乡、醴陵、浏阳、血战几百里的领导者和先锋,就是素有训练的安源工人……可以说秋暴颇具声色,还是安源工人的作用。”
  9月29日,起义部队到达永新县三湾村,随后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部队由一个师缩编为一个团。10月27日,秋收起义部队在毛泽东的率领下到达井冈山,开始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点燃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
  与此同时萍乡范围内的武装割据斗争迅速展开。1928年1月,中共安源市委所属上栗区委领导靖卫队发动兵变成功,夺枪50余枝。随后部队开往附近的斑竹山,组成工农革命直辖第二团,开始了萍北的武装割据,创建了斑竹山革命根据地。
  中共安源市委所属小西路支部组织工农革命军直辖第一团,联合小西路和湘区区农民共五千余人,先后攻打腊树下和下埠的地主武装。随后在萍乡的东桥、排上、广寒寨一带建立苏维埃政权,开始了小西路武装割据,建立了小西路兵工厂。1928年8月,萍矿工人党员胡德荣代表安源700多名党员,赴前苏联莫斯科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8年6月,中共湖南省委、湘东特委转入安源,与安源市委等都在安源秘密办公。8月,因叛徒出卖,这些机构都遭到敌人的破坏,大批党员干部被捕被杀。这就是“八月失败”。随后,中共中央巡视员、湖南省委常委林仲丹化装成和尚,隐藏在慈云寺,继续领导和指挥工作。
  为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中共安源市委逐渐打通了通往井冈山的交通线,在人力、财力和物资等方面直接支援井冈山的革命斗争。
  中共安源市委委员、湘东区委书记邓贞谦,曾负责安源与井冈山的联络工作。1928年3月间奉命到井冈山向毛泽东请示工作。4月,他携带毛泽东交付采购物资的经费在返回安源的路上,被地主武装靖卫团捉住,在狱中,他写下了大量的遗书诗文,其中写道:“生是革命人,死是革命鬼”,“我今生虽死,精神犹存”表达了一个共产党人革命事业必胜的坚定信念。4月18日被敌人杀害时,年仅21岁。
  1928年6月,中共湖南省委在安源建立交通局,担负起中共中央、湖南省委与井冈山之间的交通联络工作,传递文件,护送干部。为打破敌人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经济封锁,1929年11月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在萍乡县城的春和生药店内秘密设立了赣西采运处,负责在萍乡、长沙等地采购井冈山所需物资。程海存、兰福光等人为此想尽办法,费尽心思,作出了突出贡献。1931年因叛徒出卖,分别壮烈牺牲。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后,安源作为井冈山的大本营,输送大批工人上井冈山参加红军,扩充红军队伍,改造红军成份。毛泽东曾多次写信给中共中央、中共湖南省委,要组织和选派安源工人上井冈山,充当红军下级干部,加强红军基础干部队伍建设。
  1930年,红军部队曾三次来安源。5月,红六军军长黄公略率部来安源扩军、筹款、搜集枪枝弹药,并招收了一千多名工人参加红军。6月,彭德怀所部红三军团之一部来萍乡和安源。9月下旬,毛泽东、朱德率领红一方面军来到安源,帮助成立了安源市工农兵政府。安源修理厂工人积极帮助红军修理枪械,工人纠察队打开矿局金库,将收缴的大部分银圆交给红军。安源市工农兵政府在半边街广场召开了有两万多工农群众参加的大会,热烈欢迎红军。毛泽东、朱德在会上分别发表演说。毛泽东分析当前形势,阐明红军的性质和任务,号召安源工农群众踊跃参加红军。当时有一千多名安源工人报名参加红军。
  从1927年的秋收起义到1930年10月,安源工农群众有五千四百多人参加红军。此后,安源工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仍然开展多种形式的革命斗争,历经千辛万苦的二十八年浴血奋斗,同全国人民一道,赢来了1949年新中国的诞生,谱写出辉煌的历史篇章。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