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罢工

  1922年7月,从《白话报》得到汉阳铁厂工人罢工胜利的消息,给了安源工人深刻的启示和极大的鼓舞。团结起来、壮大团体、为我劳工。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乘机进行宣传鼓动,工人的斗争情绪日益高涨。路矿当局十分恐慌,企图赶走俱乐部领导人,封闭工人俱乐部。路矿当局的卑劣行径,加上矿局拖欠工人工资已达三个月之久,更加激起了工人极大的愤怒,工人纷纷要求全面展开斗争。这时,俱乐部主任李立三因工作去长沙,俱乐部负责人朱少连、蒋先云等坚决抵制和怒斥了路矿当局的利诱和恐吓,维护了广大工人的利益和团结。
  1922年9月初,毛泽东又一次来到安源,在牛角坡召开了党支部会议,作出了立即组织路矿两局工人大罢工的决定。他指示安源党组织,在罢工斗争中,要依靠工人坚固的团结和顽强的斗志,领导工人进行义无反顾的斗争,他还提出:必须运用“哀兵必胜”的策略,提出哀而动人的罢工口号,争取社会广泛的同情和支持。
  为了加强罢工斗争的领导,中共湘区委员会又派刘少奇来到安源工作,参与领导即将爆发的大罢工。
  9月11日,工人俱乐部向路矿当局提出三项要求,并限期答复,否则举行罢工,同时向全国发出快邮代电,呼吁全国各工团以及社会各界,声援安源工人。
罢工前夕,安源党支部和工人俱乐部及时制定罢工斗争的具体步骤,成立了罢工指挥部,李立三担任罢工总指挥,住秘密处策应,刘少奇任工人俱乐部全权代表,常驻俱乐部应付一切,并组织了工人侦察队,扩大了工人纠察队,建立与社会各界的统一战线,特别是做好了安源洪帮的统战工作。
  9月14日凌晨两点钟,工人俱乐部发出罢工命令,并致电汉冶萍公司。震撼全国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爆发了。铁路工人停开了萍乡至安源的首次列车,鸣放汽笛;煤矿工人砍断电线,向井下发出罢工信号,工人潮水般的从矿井、工棚、街头巷尾各个方向一涌而出,疾声高呼:“罢工,罢工!”“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等口号,四处散发传单。此时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拍来电报,声援安源工人大罢工,各地报纸纷纷报道罢工的消息。
  罢工爆发后,路矿当局勾结军阀,将安源划为戒严区域,设立戒严司令部,雇来军队,实施了一系列破坏罢工的阴谋,均被俱乐部一一击破。
  9月16日上午,戒严司令部、路矿当局约工人代表刘少奇到矿局总公事房商量解决的办法。刘少奇一身是胆,只身赴约,在谈判中他义正词严,针锋相对,公言声明:“不从磋商条件入手,无解决之希望。”戒严司令威胁道:“如果坚持作乱,就把代表先行正法。“刘少奇毫无惧色,坚定地说:“万余工人如此要求,虽把我斫成肉泥,仍是不能解决!”,戒严司令厉声说:“我对万余工人也有法子制裁,我有万余军队在这儿!”刘少奇毅然地说:“就请你下令制裁去!”这时外面呼声如雷,数名千名工人已把总公事房包围得严严实实,声称谁敢动刘代表一根毫毛,就把路矿两局打的片甲不留。戒严司令和路矿当局见此状无计可施迫于工人强大的力量,最终不得不答应他们提出的要求。9月18日,工人俱乐部代表李立三、萍乡煤矿局代表舒季俊与株萍铁路代表李义藩在路局机务处正式签订了十三条协议。
  当日下午,安源万余工人在半边街广场举行隆重集会,热烈庆祝罢工胜利,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工人俱乐部发表了《上工宣言》,宣布复工,至此,罢工以胜利结束。
  刘少奇、朱少连1923年合著的《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略史》中这样评价大罢工:这一次大罢工,共计罢工五日,秩序极好,组织极严,工友很能服从命令,俱乐部共用费计一百二十余元,未伤一人,未败一事,而得到完全胜利,这实在是幼稚的中国劳动运动中绝无而仅有的事。


    决定工人大罢工的安源党组织会议旧址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