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非遗文化>非遗文献>报纸>  湘东傩舞:一坛藏在民间的老酒

湘东傩舞:一坛藏在民间的老酒

日期:2015.04.06 点击数:276

【类型】报纸

【版次】

【入库时间】2015.04.06

【全文】

湘东傩舞:一坛藏在民间的老酒

2015年3月27日


3月27日上午,久违的春阳露出了灿烂的笑脸,湘东区腊市镇大沙塘社区浸在升腾的雾气里,透着丝丝江南米酒的柔和味道。
傩庙内,神符高挂,香烟缭绕,红漆斑驳的粗柱之上,残留着褪色的春联。傩庙对面戏台房顶的木制构件,布满了苍老的裂痕和水渍,浸透着陈旧,幽冥和苍凉。

香烛腾起的烟雾之中,庙内数个傩舞艺人恭恭敬敬地点燃一炷香,将盛放在“日月箱”中的各方神祗(傩面具),一个一个地“请”了出来。
也许是出于敬畏,舞傩艺人邬尾元的双手微微有些颤抖。
睡在木箱中的各式傩面具,表情安详,面容鲜活,让人一眼便能看出它们的性格和“职业”特点。
据介绍,湘东傩戏起源唐朝,1000多年来,这种民间驱鬼酬神的活动,伴随着滔滔奔流的草水,散发出一种古远洪荒的神秘气息。
大沙塘社区的傩戏究竟从哪个朝代开始组班上演?寻问社区87岁的傩戏祖师,其乡音浓重,低哑不清,傩师的嫡传徒弟邬尾元也未能听懂。古老剧种失落的碎片,在时代的季风中,兀自凋零,已经难以捡拾。
在庙旁的左厢房,艺人们抖开一件长长的傩戏红袍,穿在身上,为表演傩戏作准备。明亮的光线照在他们身上,艳丽的戏服映红了满是皱纹的脸。穿好戏服,邬尾元一个转身,甩动宽袍大袖开始为13岁的儿子扎紧戏服。
三通黄纸点燃后,舞傩艺人面对供奉着唐、葛、周三位傩神的三元殿,虔诚地三鞠躬。
恍若预约了很久,又似登临穿越时间的机器。傩戏班头吹响牛角号,远古的神祗仿佛从历史深处惊醒,召唤来阖族子弟,定格在窄窄的庙堂前。
傩戏《关公斩颜良》中,艺人们头戴傩面具,持各种兵器,走叉步,时而腾空旋转,时而躬身打坐,动作夸张、滑稽。
神鬼混杂的傩戏《斩小鬼》,歌声魅影,时空错乱。没有掌声、也无喝彩,具有“中国戏剧活化石”之称的傩戏,就像一部厚重的古书,令人肃然起敬。
演出过后,仿佛经历了一场梦,唯有鼻子还能嗅到刚刚燃过的松香味,信其为真。13岁的傩戏少年脱去戏服,和弟弟坐在龛台前。对傩戏毫无兴趣的弟弟,手里一直摆弄着手机。
如今,傩舞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但傩戏的衰败已无可挽回,神秘的傩戏连同神圣的面具正在渐行渐远。如今整个湘东只有5个民间傩戏班,多由村中年长者在扮演操持,能表演全套十几种傩舞的艺人廖廖无几。
傩戏是一道华丽的风景,寄托着千百年来的梦。傩戏表演,让人隐约嗅到了岁月发酵的气息,那气息有几分玄秘,几分幽芬。
曲终人散,山乡复归野旷。春色浓浓,傩庙寂寂。千年的沧桑,雕刻在那一面面艳丽诡异的面具里,留存在古朴的傩舞中。傩戏里,戴面具可以与鬼神相通。摘下面具,清澈的眸子里,似乎珍藏着童年时夜望月亮的经历:躲在草垛后面,用明净的心对着明净的天,痴想着月球的旋转和风的形成......
回来的山道上,蓦然发现头顶的天空是那么洁净,脚下的土地是那么松软,而此时此刻的小山村。它犹如一坛被历史遗忘在民间的酒,而今被一群沾满泥土的手轻轻打开,那尘封了千年的诱惑,谁又能拒绝得了呢



3 0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