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事件>  “哥老会”与萍浏醴大起义 风起云涌的革命潮流

“哥老会”与萍浏醴大起义 风起云涌的革命潮流

   哥老会发展一般以血缘为纽带,而萍浏醴地区长期的人员交流就促进了這种血缘关系网,在一些大的宗族,甚至祖宗祠堂就是哥老会的香堂所在。 除管理层和主要技术人员系外聘外,安源路矿的工人大多来自当地,其中萍乡、浏阳、醴陵籍贯的就占到6成以上。 1924年广东陆军讲武堂并入黄埔军校,序列为黄埔一期第六队,因此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中萍浏醴籍的最多。
  谈到萍浏醴,一个避不开的话题就是這里的革命传统。从清末时期直到新中国建立,這里领中国“革命风气之先”,萍浏醴大起义、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将萍浏醴推到了历史的前台。
  为什么萍浏醴会成为中国近现代革命的摇篮?除了這里的人们身上的“霸蛮”、侠义气质,更多则得益于人群中交织的血缘、宗族关系。那些革命的先行者只需晓以大义,广开民智,革命的薪火便在萍浏醴各个宗族、城镇间传烧开来,势不可挡。
  “哥老会”与萍浏醴大起义
  1906年爆发的萍浏醴大起义,如果按规模,应该是辛亥革命前革命党所有起义中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前后差不多有3万人,远胜于此前的广东惠州起义以及后来的绍兴、镇南关、广州黄花岗起义。萍浏醴也从此举世闻名、彪炳史册,成为辛亥革命史上绕不过的大事件,以至于后世人们一提起“萍浏醴”,首先想到的便是這次大起义。
  萍浏醴大起义,首先要从湖南的“哥老会”说起。哥老会是明朝灭亡后民间自发形成的秘密结社,由于它的成员大多出身贫苦,所以哥老会的斗争对象自然就是那些“为富不仁的官、绅、地主”。
  哥老会发展一般以血缘、地域为纽带,而萍浏醴地区长期的人员交流(通婚、结亲)就促进了這种血缘、地域关系网的建立。在一些大的宗族,祖宗祠堂可能就是哥老会的香堂所在。1905年,湖南哥老会“大龙头”马福益因为策划反清活动“甲辰起义”在萍乡被捕,旋即押送长沙处死。消息传出,湖南哥老会群情激愤,各处香堂厉兵秣马,纷纷要为“龙头”报仇——于是,次年萍浏醴大起义的伏笔就此埋下了。
  革命党人蔡绍南、刘道一是1906年萍浏醴大起义的领导者。在起义前的组织活动中,他们充分利用了萍浏醴“重血亲、尚道义”的特点,往往先策动某个宗族的族长参与起义,之后再由族长出面联络其他(這些族长往往也是当地哥老会的头领)。這一策略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1906年中秋,起义军万余人在萍浏醴交界的麻石冲聚集,当日便与前来镇压的清军发生激战,醴陵哥老会会首李金奇、汪继增牺牲——震撼晚清朝野的萍浏醴起义就此拉开序幕。从1906年10月到12月,起义军先后攻占浏阳文家市、萍乡上栗,兵锋直指长沙。湘赣两省官军乱作一团,清廷连下“上谕”,急令鄂、湘、赣、苏四省派军飞驰会剿,并调海军开赴九江、芜湖,为之壮胆。一时间,清军集结达六、七万人,這是自太平天国失败以后,清朝在南方出兵最多的一次。
  面对敌强我弱的态势,萍浏醴的血性显露无遗。在后来革命党的关于起义的历史叙事中就留下了這样的记载:“(起义)举家赴难,父子尽死者不可胜数……尝有勇士执钢刀铁盾冲敌阵,未及阵前即遇枪击立仆,一人死而十人继之,十人死而百人齐往,萍浏醴举事堪可叹矣!”
  萍浏醴坚持了3个多月,最终失败。事后,数万清军在萍浏醴各地“清乡”,总计被杀害的义军将士及其亲属不下万人。這场轰轰烈烈的反清大起义终被镇压,但革命的火种却从此点燃了。
  风起云涌的革命潮流
  萍浏醴大起义爆发的同年,安源煤矿(正式称呼为萍乡煤矿,位于今天萍乡市安源区)建成。安源煤矿由时任清政府邮传大臣的盛宣怀创办,从奠基到投产整整用了8年时间,因为采用了当时世界最先进的开采技术,一建成便跃居当时中国十大煤矿之列。为方便安源煤矿煤炭外运,1905年底,连接萍乡安源和湖南醴陵、株洲的株萍铁路通车,它与安源煤矿一起合称“安源路矿”。
  除了管理层和主要技术人员是外聘外,安源路矿的工人大多来自当地,其中萍乡、浏阳、醴陵籍贯的就占到6成以上。他们互认宗亲,形成了许多宗族性的团体,再加上哥老会、洪帮组织的深入,安源路矿底层工人已形成团结互助、一呼百应之势。然而即便如此,工人们的悲惨境遇仍没有改变。
  安源路矿工人是旧中国受“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压迫的“活标本”。1918年,湖南长沙湘雅医学院的师生到安源路矿做卫生调查,他们记录“工人卫生状况之差,饮食之劣,言惨不忍睹犹不及”,不少师生甚至难过得痛哭,后来他们与路矿管理方交涉,结果“竟被驱逐”。残酷压榨和种种不平,让一场大变革呼之欲出——1921年,共产党人毛泽东、李立三、刘少奇相继到安源工人中开展工作,成立工人俱乐部,反抗压迫,他们的举动很快触怒了路矿当局。次年9月,路矿当局请萍乡县署正式查封俱乐部,并一连三月拖欠工资,使工人生活陷入绝境,9月14日凌晨,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终于爆发。
  由于组织严密,這次罢工仅持续5天便大获全胜,路矿管理方被迫接受了工人提出的13项条件。罢工结束后,安源工人俱乐部同粤汉铁路工人联合成立了“粤汉铁路总工会”,并与当时湖北乃至全国的铁路工会建立了联系。安源路矿所在的萍浏醴地区迅速成为当时中国革命的发源地,星星之火已呈燎原之势。
  萍浏醴地区的革命基础,催生了1927年爆发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秋收起义于1927年9月9日打响——工农革命军兵分几路,分别从江西修水、萍乡等地出发向长沙进击。起义的前期工农革命军进展顺利,迅速占领醴陵、浏阳县城。但到了后来,由于敌强我弱,再加上某些指挥员指挥失当,起义形势急转直下——19日晚,毛泽东在浏阳文家市召开了前敌委员会会议,决定起义军撤离湘东地区,进入江西,沿罗霄山脉南移,以保存革命力量。同年10月,部队抵达位于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地区,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
    革命中的“乡党”与“宗亲”
  正是“领风起之先”的革命精神和湘赣边界的“霸蛮”民风,让萍浏醴成为了将星璀璨之地。据统计,从民国到新中国建立,這片土地上走出的将军有上百位之多,著名的有国民党陆军上将程潜、中将陈明仁;新中国开国上将王震、杨勇、唐亮,中将孔石泉、汤平等,其中浏阳更是跻身新中国十大“将军县”之列。
  纵观這些将军的成长历程,大致可分为两条脉络,一是从早年反清、反北洋军阀的革命中崛起,如国民党陆军上将程潜,他早年入读湖南武备学堂,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赴武昌协助黄兴反攻汉口,二次革命时组织讨袁,战功卓著。抗战前夕,程潜被任命为陆军上将,1938年起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在中原大地上与日寇展开激战。再如陈明仁,他18岁时便参加广东革命政府讨伐陈炯明,并在北伐战争中成为国民革命军最年轻的旅长之一。
  而另一条“将军之路”的特点则更加鲜明——所有的将军几乎都是在工农运动、土地革命战争中崭露头角的,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著名的“王胡子”王震。1924年,王震开始担任粤汉铁路工会长岳(长沙—岳阳)段分工会执行委员、工人纠察队队长。1927年之后开始领导中国工农红军湘东独立第一师,创建湘赣苏区。
  尽管因国共分野,两条“将军路”的走向在后来大相径庭,但他们的发展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萍浏醴地区浓得化不开的宗族乡情。例如,萍浏醴籍贯的国民党将领大多都有黄埔背景,這是因为当年程潜奉孙中山之命组建广东陆军讲武堂(后并入黄埔)时,负责招生工作的就是醴陵人李明灏和柳漱风。于是,很多萍浏醴地区的有志青年便纷纷赶来报考。以至于最后为了避嫌,凡是萍浏醴籍来报名的一概不收,连后来成为一代名将的醴陵人陈明仁刚开始也没有被接收,不得已只好将籍贯改掉才顺利过关。
  1924年,广东陆军讲武堂并入黄埔军校,序列为黄埔一期第六队,因此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中萍浏醴籍的最多。不光如此,从黄埔二期到在大陆的最后二十三期,萍浏醴籍的学员也不在少数。虽说這样的“乡党之风”、“宗亲之风”在当时饱受诟病,但萍浏醴子弟的勤奋刻苦却是有目共睹,日后的成就也是最大的。
  同样,這种乡党、宗亲观念也影响了工农革命。土地革命时期,包括后来的解放战争,萍浏醴地区常有整村整族的男儿参军当兵,仅王震将军所在的浏阳县北盛乡马跪桥村就有数十人。父携子、兄携弟,這样的“亲兄弟”、“父子兵”为中国工农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今天,我们翻看当年萍浏醴红军烈士名册时,能发现很多烈士都是同姓同宗。都言“中国的近代革命看湖湘”,而湖湘的血性、湖湘的勇猛却又尽显于此了。

 

Rss订阅